• >
主页 > 香港小神童心水论坛 >
香港小神童心水论坛
水生外来入侵物种治理难 凶残美洲“怪鱼”或已扎根珠江
发布日期:2022-08-16 04:40   来源:未知   阅读:

  就鳄雀鳝而言,要从源头上控制死了。然而,要治理这些水生外来入侵物种并不容易。

  近日,一条半米多长的“怪鱼”自北京一小区水系捞出,专业人士确认为来自美洲的凶残鱼类鳄雀鳝,属于外来入侵物种。这条鱼在小区水系游荡多日,物业多次组织打捞未果,后被一位业主捞起,最后移交给了相关部门。

  据媒体报道,近日河南一公园也出现了“水怪”,园方高度怀疑其是被放生的鳄雀鳝。据悉,该鱼长达70到80厘米,园方组织了捕捞却并未成功抓获。

  实际上,鳄雀鳝现身国内水域并不是稀罕事。据报道,广东、广西、福建、河南、四川、江苏等多省份均有鳄雀鳝的野外分布记录。专家表示,鳄雀鳝体形怪异、性格凶猛、个头大,可以算是危险等级最高的外来入侵水生生物。专家建议,应该把鳄雀鳝纳入全国重点管理入侵物种名录。

  今年8月1日起,《外来入侵物种管理办法》施行,这是我国第一部针对外来物种防控的管理办法,从源头预防、监测预警、治理修复等方面作出规定。治理外来入侵物种,已经引起了社会更广泛的关注。

  资料显示,鳄雀鳝是北美洲南部特产淡水巨型食肉鱼,属史前鱼类,在地球上已生存1亿多年。鳄雀鳝是雀鳝目、雀鳝科、大雀鳝属,是现存7种雀鳝中体形最大的一种。因口尖似鳄鱼,密布锋利的牙齿,攻击力直接拉满,故名鳄雀鳝。

  国家大宗淡水鱼产业技术体系外来物种入侵防控岗位专家顾党恩,对外来入侵鱼类一直持续关注,他向记者介绍称,雀鳝共有7个种,从南美北部到北美南部这一带都有。我们国家目前最常见的是鳄雀鳝和斑点雀鳝两种,其中,鳄雀鳝在自然水域出现的频率更高。而在这两种雀鳝中,鳄雀鳝是最大最凶猛,也是最危险的一种。

  据悉,鳄雀鳝鱼最长可达3米,主要以其他鱼类为食,捕食性强。“它是一种非常强悍的鱼”,顾党恩表示。

  顾党恩称,前两年曾收到两条别人自公园湖泊中捕捞后赠送的鳄雀鳝,那两条当时各有100多斤,一米多长。

  谈及这种鱼的危害,顾党恩曾表示:“鳄雀鳝几乎能吃光栖息环境中的所有鱼类(当然小水体才现实),在食物不足的情况下,同类相残对它们来说是家常便饭。”

  北京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站长李理表示,如果鳄雀鳝被放到长江以南的水域,会给局部地区的野生动物带来毁灭性的灾难,相当危险。鳄雀鳝可以产15万枚以上鱼卵,达到了温度湿度条件后会迅速生长,吃掉本土鱼类。

  顾党恩告诉记者,“如果养殖水域混入鳄雀鳝,那基本就绝收了,会让养殖户血本无归。”

  并且鳄雀鳝自身的经济价值非常有限。北京市水生野生动植物救护中心高级工程师邹强军在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鳄雀鳝的鳞片非常坚硬,犹如穿上了一身铠甲,可以抵挡利刃,所以从这样一条“全副武装”的鱼身上获取鱼肉是很困难的事情;而且鳄雀鳝的卵和卵巢对包括人类在内的哺乳动物而言都是剧毒之物,若食用稍不留意就会发生中毒事故。

  “除了能给部分鱼贩子带来一定利益之外,鳄雀鳝对产业完全没有促进作用,反而对整个国家、整个生态的负面影响太大了。”顾党恩说。

  鳄雀鳝还有一定攻击性,据李理介绍,如果体形小基本没事,但体形大的话,可能会攻击家禽。不过,如果遇到鳄雀鳝也不用惊慌,目前攻击人的情况比较少。

  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系统与进化植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李振宇表示,有的外来入侵物种是有意引种,比如用于食用或者观赏,“像福寿螺最初就是引进来吃的,后来发现不符合中国人的口味,不具备经济价值,饲养后就被抛弃了,在野外泛滥成灾。”有的则是无意引种,在无意间被携带至新的区域从而形成危害。

  “鳄雀鳝是作为观赏鱼类引入。”顾党恩介绍,“它的体形比较奇特,比较凶猛,能满足人们的猎奇心理,所以好多人都喜欢养这个。鳄雀鳝引进应该有二三十年了,最晚本世纪初就有人工繁殖的了。”

  顾党恩曾表示,“早期,绝大部分鳄雀鳝是非法走私而来,由于监管的缺失,目前在观赏鱼市场购买鳄雀鳝并不困难。”

  “大量鳄雀鳝被人为养殖后,往往由于生长速度太快,水族缸无法容纳,或者无力承担养殖费用而被人为放生或者丢弃。还有一些是人为放生的。”顾党恩表示。

  他告诉记者,目前鳄雀鳝在我国的分布很广,主要在珠江一带建立了种群。在广东,鳄雀鳝比较常见,特别是广州、佛山的城市公园湖泊里面大部分都有鳄雀鳝 ,一些河道中也有鳄雀鳝的身影。“在广东发现鳄雀鳝,我觉得应该都不算新闻。但它每次一出来,大家都比较敏感。”

  上个月有一位广州番禺区的老渔友,将15年前自珠江钓起的鳄雀鳝送给顾党恩,“这位渔友养了15年,说明珠江水系15年前就有这个鱼了,只是说数量比较少,也比较少见。”

  顾党恩表示,“这几年我明确知道的鳄雀鳝有上百条,从2018年之后就逐渐变多,几乎全国遍地开花了。”其中也包括北京,北京出现鳄雀鳝的记录和报道相对较少,近日自北京小区水系捞起鳄雀鳝的新闻再次引起了大众的关注。而据已有的报道,从广东、广西、福建到河南、四川、江苏等多省份均有鳄雀鳝的野外分布记录。

  “外来物种和外来入侵物种有根本的区别。”李振宇说。外来物种是原产域外的,被非自然地搬运到自然传播无法到达的地方的物种。域外的“域”大到半球比如从东半球到西半球,小到地区比如从外省到北京。一些有益的外来物种比如玉米、小麦、番薯等,“甚至是救了国人命的,带来了重大的经济价值,帮助解决中国人的温饱问题。”李振宇表示,外来物种是中性的,不管是有益还是无益,只是一个生物区系的概念。外来入侵物种简单来说是指外来物种在新的地域形成生态灾难、经济损失或者对人类健康造成危害。

  据顾党恩介绍,水生外来物种,如果只是养殖在池塘或者水族缸等可控水体里,不会形成危害。如果被放到自然水域后,它不能越冬、无法繁殖,那么它的危害就是短暂的,没法定义为入侵物种。只有在自然水域中能自然繁殖,又能形成危害的,才叫外来入侵物种。鳄雀鳝以前数量相对较少,这几年经过长期监测发现它在南方很多流域可以建立自然种群,并且也形成危害了,所以才将其划定到外来入侵物种当中。

  外来入侵物种需要治理,但治理起来会面临一定的困难。对于鳄雀鳝来说,治理难可以总结为两方面的原因。

  此前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走访北京朝阳一家花鸟鱼市场发现,有6家左右的商铺售卖鳄雀鳝,多位卖家告诉记者鳄雀鳝很好养活。

  在网上也有鳄雀鳝售卖,有店铺的鳄雀鳝月销量在1000条以上,标价10.8元到400元不等。

  “贸易没有监管,可以随意购买。买家比较分散,分布的范围广,每个地方只要有一条,危害可能就比较大。”顾党恩分析。一旦买的鳄雀鳝被丢弃或者放生到自然水体,危害也就随之而来。

  “如果鳄雀鳝出现在河流、湖泊或者水库里,要想清除基本是不可能的。因为水体太大,像那种几十亩上百亩的,根本没办法。你不可能为了一条鳄雀鳝,动不动就把水抽干,这成本也太高了。”顾党恩表示。

  近日出现在北京小区水系的鳄雀鳝,就曾多次躲过物业工作人员的捕捞。据报道,捞起该鱼的业主为了捕获它也曾在附近蹲点多日。

  2021年,农业农村部、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海关总署、国家林草局联合发布《进一步加强外来物种入侵防控工作方案》,提到“强化水生外来物种养殖环节监管,推进水葫芦、福寿螺、鳄雀鳝等水生外来入侵物种综合治理。”文件中明确提到“鳄雀鳝”。

  “农业农村部牵头,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等各部委近期要推出一个新的全国重点管理入侵物种名录,鳄雀鳝我们是坚决建议要把它放进去的。”顾党恩向记者透露。

  据悉,即将被列入新的《国家重点管理外来入侵物种名录》的水生外来入侵物种,还有巴西龟、大鳄龟、“清道夫鱼”(学名豹纹翼甲鲶)、齐氏罗非鱼等。

  治理外来入侵物种已经刻不容缓,在北京五大水系之一的拒马河,李理进行巡护和监测时发现,该区域已经有鳄龟出现。“夏天的时候,看到几只鳄龟在滩涂上晒太阳,有时候还能听到牛蛙的叫声。”

  “巴西龟和鳄龟,它的成活率高,生长周期也比本土龟类短,长得特别快,会争夺本土物种的食物、挤压本土物种的生存空间。”李理表示,其中一部分巴西龟和鳄龟有可能可以活过北京的冬天,这是一个很不好的发展方向。

  李振宇告诉记者,这些水生入侵物种对生态的危害都很典型,“要是不小心把手放到鳄龟面前,它可能直接把你的手指咬掉。”

  像鳄雀鳝一样,要治理这些水生外来入侵物种并不容易。“我们巡护时发现了鳄龟或者巴西龟,一般情况抓不到,因为它们非常灵敏,通常它们选择栖息的地方都很利于逃跑,比如头朝着水面。你稍微一靠近,它瞬间就滑入水中了。”李理感叹道,“水生的动物,很难抓到。”

  至于水生的外来入侵植物,其危害也不可小觑。不仅会破坏生态,“严重的时候,水生植物会堵塞航道,比如互花米草可能会把渔船的螺旋桨缠住。浮水植物比如水葫芦很好发现,但沉水植物活在水下,你根本看不见。”李振宇介绍。

  顾党恩认为,水生外来入侵物种更难被发现也更难清除。因为流通性比较强,水体基本是通的,这些物种很容易扩散。其次,比起陆地上的生物,在水里生活的入侵物种更难被发现,往往发现时已经晚了。另外,水生的也更难捕捉,在水体中的入侵生物尤其是动物,不可能把河流截断或者把水抽干来清除,也不能为了杀灭外来入侵物种把整个水体的水生生物全部清除。

  据2020年6月2日生态环境部发布的《2019中国生态环境状况公报》,全国已发现660多种外来入侵物种。

  外来入侵物种的危害值得重视。公开资料显示,我国是遭受外来物种入侵危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仅以林业有害生物入侵为例,“十一五”期间年均发生面积1.7亿亩,造成直接经济损失和生态服务价值损失达1100亿人民币,其中危害最为严重的松材线虫、美国白蛾等造成的林业年均损失高达110亿人民币。

  据北京海关工作人员介绍,按照我国法律法规规定,进境水生动物依据其进境后的用途,如食用、种用或观赏,应当在海关总署公布的准入名单内,并且在贸易合同或者协议签订前办妥《进境动植物检疫许可证》方可进口。

  记者查询发现,海关总署官网上的已准入水生动物国家或地区及品种名单,有印度尼西亚的雀鳝科。记者咨询天津海关得知,这意味着来自印度尼西亚的雀鳝是可以引入国内的。在这份准入名单中,记者没有发现来自其他国家或地区的雀鳝科。

  “现在引入鳄雀鳝,海关已经开始重视了。”顾党恩告诉记者,“前段时间海关部门相关负责人找到我们,让我们提供一些鳄雀鳝等外来入侵水生生物的图片,之后也要加强管理,说明对于防范外来物种入侵,各个部门都在行动。”

  今年8月1日起施行的《外来入侵物种管理办法》中规定,海关应当加强外来入侵物种口岸防控,对非法引进、携带、寄递、走私外来物种等违法行为进行打击。对发现的外来入侵物种以及经评估具有入侵风险的外来物种,依法进行处置。

  “《外来入侵物种管理办法》是我国第一部针对外来物种防控的管理办法,从源头预防、监测预警、治理修复等方面作出规定,构建全链条防控体系,特别是明确了海关在口岸防控和监测的职能,有助于进一步提升海关在口岸的执法把关效能。”北京海关动植物检疫处处长张红梅介绍说。

  《进一步加强外来物种入侵防控工作方案》规定要加强外来物种引入管理。其中明确:“依法严格外来物种引入审批,强化引入后使用管控,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引进、释放或者丢弃外来物种。”

  据了解,今年1-6月份,北京海关从非贸渠道截获外来物种等禁止进境物280批次。“我们制定并完善了一系列防范外来入侵物种防控措施,加强口岸监测普查,继续加大口岸防控力度,严厉打击违法行为,有效堵截外来物种非法进境渠道。”张红梅说。截至6月底,北京海关联合中国海关科学技术研究中心已完成北京关区的昆虫诱捕点位的布点工作。

  “据我们观察,像鼎湖山的巴西龟,基本都是卖给游客,游客拿去放生。但这并不是行善,反而有很大危害。”李振宇说,“一些老年人不明就里,买了外来入侵物种去放生,这需要做好宣传。”

  《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三章38条有明确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将野生动物放生至野外环境,应当选择适合放生地野外生存的当地物种,不得干扰当地居民的正常生活、生产,避免对生态系统造成危害。随意放生野生动物,造成他人人身、财产损害或者危害生态系统的,依法承担法律责任。

  基层群众能做的除了不随意购买和放生之外,还能帮忙发现外来入侵物种。据顾党恩的经验,发现鳄雀鳝的人中,普通市民多一些。

  记者此前咨询北京渔政执法人员了解到,如果市民见到有人放生鳄雀鳝,可以向渔政部门举报。

  李理也向记者表示,市民如果平时在野外看到鳄雀鳝的话,最好将其捞出后送给水生保护所,或者当地的水族馆。

  此外,在外来入侵物种的处理上面,李振宇认为,“最高明的办法就是资源化。”一些外来入侵动物实际上有一定的经济用途,要找到它们的价值并加以利用。

  比如小龙虾和牛蛙也是外来入侵物种,但它们能被摆上餐桌,开辟出一条产业。据李振宇介绍,作为外来入侵物种的互花米草也可做麋鹿的食物。

  但是一些入侵物种无法被资源化。像鳄雀鳝,顾党恩表示其经济价值非常有限。据了解,对于鳄雀鳝的处理方式,如果数量不大的话,可以放到水族馆或者相关机构作为宣传使用,一般是作为入侵物种的反面教材,提醒人们不要擅自放生。如果数量较大,一般就将其杀掉后制作成标本或用作科研,或者直接捞出后进行填埋掩埋等无害化处理。